抗击疫情日记

初二

借读生涯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01

我来哈尔滨的时候是一月初,整座城市都在下着鹅毛大雪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大的雪。

天灰蒙蒙的,雪中夹杂着凛冽的北风呼啸而来,从来只是听说过它的冷,只有切身感受后才体会到,原来这座城市冷得那么纯粹。

第二天去借读学校上学时,大雪已经停了。

外面到处都是积雪,地上、树上、房顶、车顶,入眼是银白一片。

阳光是充足的,但天似乎比下雪时还要冷上几分,我被班主任从校长办公室领到班级门口:“我们班都是借读生和复读生,有的需要我管,有的不需要,你是哪种?”

这么直截了当,与细腻的上海人相比多了些爽朗,我还没开口说话观察黄豆的生长日记,就被一声清脆的报告声吸引了目光。

那是我第一次见车文琪,在冰天雪地的北国哈尔滨。

外面的风呼号着吹得旗杆上的国旗猎猎作响,亮堂堂的教学楼走廊里,阳光照得玻璃窗上的冰霜闪闪发光。

周了了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戴着羽绒服上的帽子和一个黑色口罩,只有一双棕色的眸子露在外面,清亮又狡黠。

她说:“老师,我来晚了。

” 我看不清她的脸,只觉得说话声很清脆,比上海人的普通话更标准。

班主任似乎懒得理她,说了句“进去”。

她眼睛一弯,开门走了进去。

班主任指了指她的方向:“这就是不用管的。

” “我也不用。

”我说。

我知道她叫车文琪还是在一周以后,我来之前,班级里已经形成了固定的圈子。

我又是个沉默寡言的人,永远自己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,上课认真听课观察黄豆的生长日记,下课独来独往,不主动与人说话,

那天课间休息,在我进教室的时候一个同学塞给我一本政治课本:“同学,帮我给车文琪。

”我站在教室门口,喊道:“谁叫车文琪?”我们就这样认识了。

与第一次见面相比,她那天倒是没全副武装,同眸子一个颜色的长发微卷地披在身后。

上身套着宽大的粗线毛衣,然后是打底裤和雪地靴观察黄豆的生长日记,腿又细又长,与那些每日穿着校服的女同学有着鲜明的对比。

我们渐渐熟悉,她也成了我借读生涯里交的第一个朋友

上一篇:家有一狗

下一篇:回校考试

全国-标签-友情链接sitemap-sitemap-sitemap-google-rss
    <tbody id='nlkzxz3i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tlmvimxp'></small><noframes id='y0e3z3ri'>